您的位置: 首页 >  色色狼爪 >  正文内容

精神毒药_故事

来源:何用不臧网    时间:2020-10-16




  往日宁静的校园今天格外嘈杂,一大早来来往往的车辆将宿舍楼围的水泄不通。今天是新生入学的第一天,大批陌生的面庞带着好奇的神情来到这个对于他们来说陌生的地方。

  欧晨也是这群陌生面庞中的一员,他的家境一般,父母是教书的老师,从小就教育欧晨要待人和善,为人诚实,因此欧晨的家教十分好,良好的道德使他学习也十分刻苦,凭借自身的努力考上了这所重点大学。不过,欧晨从小到大上学都是在走读,因此他的社会经验十分浅薄,与同龄人相比显得不够成熟,这也成了欧晨父母的一块心病。

  宿舍楼下,欧晨父母和欧晨扛着沉重的行李气喘吁吁的爬上了四楼,来到了对应手中钥匙的宿舍门前427,钥匙轻轻转动,房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映入欧晨和欧晨父母眼帘的是三个坐在椅子上打牌的陌生面庞。欧晨母亲微笑着问他们是不是也是新来的同学,三个人齐刷刷的点点头。欧晨的父亲接着向他们介绍欧晨,并表示欧晨是第一次住校,希望他们能够好好关照欧晨。三个人微笑着看了欧晨一眼,向欧晨父亲应允了,并且和欧晨父亲聊上了天。

  欧晨的母亲拉着欧晨的手来到走廊,对欧晨说:“要好好跟同学们相处,虽然现在还很陌生,但是时间久了,大家就认识了,这里也用不着我和你爸了,你要是没别的什么事,我们就走了,照顾好自己啊,你都这么大了。”欧晨听完心里突然有了一些伤感,毕竟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离开父母,而且这一次还是要在离家乡很远的地方长住,眼睛慢慢的湿润了,但是又转念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即将滑落的泪水又强忍了回去。欧晨的母亲又交代了几句,喊上了欧晨的父亲一块不舍的与儿子告别了。

  欧晨挥着手告别了父母后,心中突然有了一丝强烈的孤独感。他转过身去回到宿舍内,他看到其他三个人正在用渴望交流的眼神望着他,欧晨强挤出微笑走到三个人面前坐下,并向他们打招呼。一个微笑打破了欧晨与其他三个人间的隔阂,于是大家开始向欧晨介绍自己。欧晨从聊天中得知,左边较胖的叫李天宇,中间较瘦且带了一个眼镜的叫孙兴,右边烫了一头卷发的叫陈达利,三个人与欧晨一样,都是漂泊异乡的游子。在初步了解各自的情况后,三个人邀请欧晨一块打牌,起初,欧晨百般拒绝,最后抵不过三个人的热情,于是四个人打起了牌,直到中午。四个人结伴来到食堂,各买各的,大家有说有笑的吃着,欧晨的心里说道:大学生活原来是这么有趣的,之前是自己太排斥了,欧晨暗暗兴奋的想着。就这样,大学生活的第一个星期就在这样的氛围下过去了。

  随着第二个星期的相互交往,欧晨也渐渐的了解了其他三个舍友的生活习惯。较胖的李天宇家中比较富裕,因此生活比较奢侈,基本上不在食堂吃饭,并且由于在家中娇生惯养,十分懒惰,吃完的零食随手就扔,也不打扫,宿舍的卫生每每都是欧癫痫发作后都会有什么症状晨和其他两个舍友打扫,由于大家在一起要同住很长的日子,因此,欧晨和其他俩个舍友也只能把怨言埋在肚子里。

  再看孙兴,他的家境比较贫困,虽然学习好,但是缺点也不少。欧晨在慢慢的交往中,发现孙兴喜欢管别人借东西,但是重来都不是主动归还,每次都是借他东西的人亲自向他要,他才慢慢吞吞的把东西拿出来归还。因此,其他宿舍的同学都渐渐疏远他,只有自己宿舍的几个舍友还在勉强借他东西。并且,孙兴喜欢撒谎。欧晨有一天吃了坏的食物,肚子疼的下不来床,于是便恳请孙兴帮他向老师请一下假,孙兴随意的答应了一声就走了。下课回宿舍后,欧晨问孙兴有没有向老师请假,孙兴这才想起了欧晨早上的话,但是他故作肯定的表情告诉欧晨请假了。第二天,欧晨刚进教室,老师就用严厉的话把欧晨斥责了一顿,弄得欧晨摸不到头脑,最后才得知,孙兴其实并没有把他生病的事告诉给老师,欧晨气的从此不再让孙兴帮任何忙。

  最后,到了陈达利,他的家境一般,但是他的花费远远高出了他的生活费,因此,当他没有钱的时候,他就四处管别人借钱,有时还要“蹭”一顿饭。并且,他还染上了吸烟的坏毛病,自己吸烟不要紧,但是他在封闭的宿舍内吸烟,常常把欧晨等人呛得不能呼吸。舍友们多次告诫不要在宿舍内吸烟,但是他只持续了一阵,就又继续在宿舍内制造毒气。

  舍友们的种种坏毛病是从小就家教严厉的欧晨所不能忍受的,长期的走读岁月让欧晨不愁吃喝,不愁穿,让他安心的学习。但是,刚进入大学的寄宿生活才两周,他发现原来寄宿的感觉与刚来时的感觉大相径庭。舍友们时不时对欧晨精神毒药的灌输使欧晨好似生活在梦魇之中。慢慢的,欧晨开始有些精神恍惚,心不在焉。

  一个月后的一天,熟睡中的欧晨慢慢被刺鼻的气味熏醒,欧晨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循着气味找到了刺鼻气味的源头——腐烂的苹果。欧晨知道,这又是李天宇所制造的垃圾,欧晨皱了皱眉头看着鼾声连绵的李天宇,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左手捂着嘴和鼻子,右手拿起苕扫将烂苹果扫了出去。欧晨看了看表,上面显示为早上五点四十,感觉时间还早,但是已经完全精神,再也睡不着,只好听着音乐打发时间。中午下课后,孙兴走到欧晨身边,向欧晨借宿舍的钥匙,欧晨问道:“你的钥匙呢?”孙兴答道:“昨天不知放哪去了”。欧晨让孙兴用完钥匙,把钥匙放在自己的床上,孙兴点了点头就走开了。欧晨望着孙兴的背影叹了口气,因为他知道,按照孙兴的习惯,钥匙又得自己主动去要了。欧晨站起身向门外走去,只见陈达利在走廊里走来走去,欧晨走过去只想跟他打一下招呼,没成想,陈达利的脸上突然露出一副假模假样的笑容,十分热情的把手搭在欧晨的肩膀上,然后说道:“阿晨啊,哥最近手头比较紧,刚才我管孙兴借钱来着,谁知这小子直接回绝我。我知道你花钱十分节俭,能借给我200元不,有了钱我一定还你。”欧晨犹豫着,陈达利看着欧晨在迟疑,于是又说:“阿晨,你最癫痫病人治疗要花费多少钱好了,以后有困难,哥一定帮你。”在陈达利的软磨硬泡下,欧晨缓缓的伸进钱包,在一小摞中取出了两张100元钞票,不情愿的递给了陈达利,陈达利好似一只饥饿的野狼,拿过钞票,连声谢谢都来不及说,风一样的跑了。走廊里剩下孤零零的欧晨,他的脸上没有表情,内心却被千丝万缕的思绪缠绕着不能自已,他想哭,但是哭不出来;他想找人倾诉,却感慨没有一个能与他分担痛苦的知己;他也想家,想告诉真正关怀自己的父母这里的一切,但是他不

  往日宁静的校园今天格外嘈杂,一大早来来往往的车辆将宿舍楼围的水泄不通。今天是新生入学的第一天,大批陌生的面庞带着好奇的神情来到这个对于他们来说陌生的地方。#p#分页标题#e#

  欧晨也是这群陌生面庞中的一员,他的家境一般,父母是教书的老师,从小就教育欧晨要待人和善,为人诚实,因此欧晨的家教十分好,良好的道德使他学习也十分刻苦,凭借自身的努力考上了这所重点大学。不过,欧晨从小到大上学都是在走读,因此他的社会经验十分浅薄,与同龄人相比显得不够成熟,这也成了欧晨父母的一块心病。

  宿舍楼下,欧晨父母和欧晨扛着沉重的行李气喘吁吁的爬上了四楼,来到了对应手中钥匙的宿舍门前427,钥匙轻轻转动,房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映入欧晨和欧晨父母眼帘的是三个坐在椅子上打牌的陌生面庞。欧晨母亲微笑着问他们是不是也是新来的同学,三个人齐刷刷的点点头。欧晨的父亲接着向他们介绍欧晨,并表示欧晨是第一次住校,希望他们能够好好关照欧晨。三个人微笑着看了欧晨一眼,向欧晨父亲应允了,并且和欧晨父亲聊上了天。

  欧晨的母亲拉着欧晨的手来到走廊,对欧晨说:“要好好跟同学们相处,虽然现在还很陌生,但是时间久了,大家就认识了,这里也用不着我和你爸了,你要是没别的什么事,我们就走了,照顾好自己啊,你都这么大了。”欧晨听完心里突然有了一些伤感,毕竟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离开父母,而且这一次还是要在离家乡很远的地方长住,眼睛慢慢的湿润了,但是又转念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即将滑落的泪水又强忍了回去。欧晨的母亲又交代了几句,喊上了欧晨的父亲一块不舍的与儿子告别了。

  欧晨挥着手告别了父母后,心中突然有了一丝强烈的孤独感。他转过身去回到宿舍内,他看到其他三个人正在用渴望交流的眼神望着他,欧晨强挤出微笑走到三个人面前坐下,并向他们打招呼。一个微笑打破了欧晨与其他三个人间的隔阂,于是大家开始向欧晨介绍自己。欧晨从聊天中得知,左边较胖的叫李天宇,中间较瘦且带了一个眼镜的叫孙兴,右边烫了一头卷发的叫陈达利,三个人与欧晨一样,都是漂泊异乡的游子。在初步了解各自的情况后,三个人邀请欧晨一块打牌,起初,欧晨百般拒绝,最后抵不过三个人的热情,于是四个人打起了牌,直到中午。四个人结伴来到食堂,各买各的,大家有说有笑的吃着,欧晨的心里说道:大学郑州癫痫病治疗的权威医院?生活原来是这么有趣的,之前是自己太排斥了,欧晨暗暗兴奋的想着。就这样,大学生活的第一个星期就在这样的氛围下过去了。

  随着第二个星期的相互交往,欧晨也渐渐的了解了其他三个舍友的生活习惯。较胖的李天宇家中比较富裕,因此生活比较奢侈,基本上不在食堂吃饭,并且由于在家中娇生惯养,十分懒惰,吃完的零食随手就扔,也不打扫,宿舍的卫生每每都是欧晨和其他两个舍友打扫,由于大家在一起要同住很长的日子,因此,欧晨和其他俩个舍友也只能把怨言埋在肚子里。

  再看孙兴,他的家境比较贫困,虽然学习好,但是缺点也不少。欧晨在慢慢的交往中,发现孙兴喜欢管别人借东西,但是重来都不是主动归还,每次都是借他东西的人亲自向他要,他才慢慢吞吞的把东西拿出来归还。因此,其他宿舍的同学都渐渐疏远他,只有自己宿舍的几个舍友还在勉强借他东西。并且,孙兴喜欢撒谎。欧晨有一天吃了坏的食物,肚子疼的下不来床,于是便恳请孙兴帮他向老师请一下假,孙兴随意的答应了一声就走了。下课回宿舍后,欧晨问孙兴有没有向老师请假,孙兴这才想起了欧晨早上的话,但是他故作肯定的表情告诉欧晨请假了。第二天,欧晨刚进教室,老师就用严厉的话把欧晨斥责了一顿,弄得欧晨摸不到头脑,最后才得知,孙兴其实并没有把他生病的事告诉给老师,欧晨气的从此不再让孙兴帮任何忙。

  最后,到了陈达利,他的家境一般,但是他的花费远远高出了他的生活费,因此,当他没有钱的时候,他就四处管别人借钱,有时还要“蹭”一顿饭。并且,他还染上了吸烟的坏毛病,自己吸烟不要紧,但是他在封闭的宿舍内吸烟,常常把欧晨等人呛得不能呼吸。舍友们多次告诫不要在宿舍内吸烟,但是他只持续了一阵,就又继续在宿舍内制造毒气。

  舍友们的种种坏毛病是从小就家教严厉的欧晨所不能忍受的,长期的走读岁月让欧晨不愁吃喝,不愁穿,让他安心的学习。但是,刚进入大学的寄宿生活才两周,他发现原来寄宿的感觉与刚来时的感觉大相径庭。舍友们时不时对欧晨精神毒药的灌输使欧晨好似生活在梦魇之中。慢慢的,欧晨开始有些精神恍惚,心不在焉。

  一个月后的一天,熟睡中的欧晨慢慢被刺鼻的气味熏醒,欧晨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循着气味找到了刺鼻气味的源头——腐烂的苹果。欧晨知道,这又是李天宇所制造的垃圾,欧晨皱了皱眉头看着鼾声连绵的李天宇,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左手捂着嘴和鼻子,右手拿起苕扫将烂苹果扫了出去。欧晨看了看表,上面显示为早上五点四十,感觉时间还早,但是已经完全精神,再也睡不着,只好听着音乐打发时间。中午下课后,孙兴走到欧晨身边,向欧晨借宿舍的钥匙,欧晨问道:“你的钥匙呢?”孙兴答道:“昨天不知放哪去了”。欧晨让孙兴用完钥匙,把钥匙放在自己的床上,孙兴点了点头就走开了。欧晨望着孙兴的背影叹了口气,因为他知道,按照孙兴的习惯,钥匙又得自己主动去要了。欧晨阳泉羊癫疯频繁发作如何治疗站起身向门外走去,只见陈达利在走廊里走来走去,欧晨走过去只想跟他打一下招呼,没成想,陈达利的脸上突然露出一副假模假样的笑容,十分热情的把手搭在欧晨的肩膀上,然后说道:“阿晨啊,哥最近手头比较紧,刚才我管孙兴借钱来着,谁知这小子直接回绝我。我知道你花钱十分节俭,能借给我200元不,有了钱我一定还你。”欧晨犹豫着,陈达利看着欧晨在迟疑,于是又说:“阿晨,你最好了,以后有困难,哥一定帮你。”在陈达利的软磨硬泡下,欧晨缓缓的伸进钱包,在一小摞中取出了两张100元钞票,不情愿的递给了陈达利,陈达利好似一只饥饿的野狼,拿过钞票,连声谢谢都来不及说,风一样的跑了。走廊里剩下孤零零的欧晨,他的脸上没有表情,内心却被千丝万缕的思绪缠绕着不能自已,他想哭,但是哭不出来;他想找人倾诉,却感慨没有一个能与他分担痛苦的知己;他也想家,想告诉真正关怀自己的父母这里的一切,但是他不

  能这么做,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伤心会使在远方的父母为他担心,再为他而染上一缕白发,他要自己学会坚强,他下定决心,从此以后,他要改变他的性格,对那些在精神上折磨自己的人进行抵抗。

  晚上回到宿舍,李天宇和孙兴沉浸在属于自己的天地中。地上又是一片狼藉,欧晨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脱下衣裤,慢慢的爬上了床。看了看空荡的床,他又跳了下去,径直走到孙兴的床前,他叫了一声孙兴,孙兴慢慢抬头,迟疑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欧晨。平日里的欧晨总是平易近人的,今天的反常使孙兴有些惊异的说:“欧晨,有什么事情吗?”欧晨淡淡的说:“钥匙用完了吧?”孙兴惶然的点点头。欧晨继续说:“那就给我吧,要是你的钥匙丢了,明天自己再配一把去,我的钥匙不会再借给任何人了!”说完,欧晨头也不回的走了,孙兴的心已如翻江倒海,被欧晨性格的极大转变着实吓了一跳。#p#分页标题#e#

  过了一会儿,陈达利晃悠悠的走了进来,浑身散发的酒味让人作呕,欧晨控制着自己内心的小火山,将头埋进了被窝之中。不过,呛人的烟的气味慢慢的飘进了欧晨的被窝之中,欧晨彻底爆发了,他穿上衣裤,怒气冲冲的走到了宿管大爷的门前,重重的敲响了宿管大爷的门。他将陈达利在宿舍内抽烟并喝酒的情况全部向宿管大爷告知,宿管大爷在欧晨的带领下,将正在宿舍内抽着烟的陈达利带走,送到了年级主任的办公室,主任严厉的批评了陈达利在宿舍内喝酒抽烟的行为,并且在全年级进行了通报批评。过后,宿舍的三个人都渐渐与欧晨关系疏远,不过三个人的坏习惯在经历“陈达利风波”后,逐渐得到好转。少了精神毒药灌输的欧晨慢慢的又变回了当初的性格,平易近人,乐观开朗。虽然舍友疏远他,但是其他同学和老师对欧晨的印象都很好。

  欧晨常常独自在皎洁的月光下思考,自己对舍友的做法到底对不对呢?当然,除了偶尔有几只乌鸦的叫声作为回应,其余,再无声息。

© zw.ltxgw.com  何用不臧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