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茫茫大士 >  正文内容

黄河情_散文

来源:何用不臧网    时间:2020-10-16




  黄河在流经壶口瀑布,越过秦晋大峡谷的鲤鱼跳龙门之后,河床变得渐渐开阔了起来,水流也因此不在湍急。涛涛的黄河水像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分裂成了几股。自古以来,在我的家乡就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一说法,这是黄河由于泥沙沉淀而形成的一种自然规律,过去黄河主流几乎全部倾向山西那边,我们的沟壑下边只有一条小支流,村民都叫他线河,趟过线河,就是一望无际的黄河滩沙地。

  那年生产队在黄河滩种出一大片西瓜,滩地由于水质充沛,又有天然鸟粪这样的有机肥料,在加上生产队榨油出来的油渣全部施到秧苗下面,每一个放暑假的时候,黄河滩上的瓜田一片绿意盎然。在瓜地里,一排排,一个个三十多斤重的大西瓜,像列队的士兵一样,整齐地摆放在沙滩地上,盛夏时节,引得路过的人馋得直流口水。

  当年,我爷爷在黄河滩地上给生产队照看瓜田。每到中午送饭时,因那一个个大西瓜的诱引,我会缠着小姑带我一块去给爷爷送饭。我与小姑从家中出来,顺着弯曲的羊肠小道下了沟壑,挽起裤管,趟过那清澈见底的小河。爷爷远远地就瞅见我们,赶忙到西瓜田地里,这个敲敲,那个摸摸,给我们挑了个熟透了的西瓜。小姑放下饭盒,用自己的拳头砸向西瓜,在一声脆响中,大西瓜瞬间四分五裂,露出鲜红诱人的红色瓜瓢。

  当时,年幼的我也不管手脏不脏,拿起一块西瓜就往嘴里送,西瓜的那种甘甜一直甜到我的心底,对我有挡不住的诱惑,爷爷看着我狼吞虎咽的吃相哈哈广州暨南大学附属医院癫痫科好不好大笑,我和小姑相互对望一下,也都笑了。原来在我吃西瓜的过程中,我的脸上沾满了黑色的瓜子,看起来像只小花猫。不一会儿,爷爷吃完饭,送走姑姑先回家,在整个漫长的下午时光中,爷爷看着静静地守在他身边的小孙孙,拿起旱烟袋,一边吧嗒吧嗒抽着,一边给我讲那个流传以久,但我又百听不厌的“黑狐灵怪和黄河纤夫”的故事。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爷爷守护的那片黄河滩地,从来不种小麦,因小麦收割不方便。而豌豆、玉米、棉花、花生、西瓜那些劳作物不仅长势喜人,也便于收割。记得每到农忙时节,大人们忙着在滩地里辛勤劳作,而我们这些孩子,则喜欢在线河水里胡乱扑通着学游泳。那时,什么样的游泳姿势不重要,重要的是线河中清凉的河水,可以让我们身体舒爽。

  当我们在线河中玩累了,就直接躺在柔软的沙滩上,静静地听着小河流水,看着蓝天上朵朵飘过的白云,把身体埋在沙滩上,享受阳光的沐浴,同时也陶醉在大自然美丽的画卷中。

  “我们去拔花生摘豌豆角吧,”伙伴们不知道谁吵嚷了一声,几个伙伴随声附和着,不一会儿功夫,我们这帮淘气鬼就从生产队的庄稼地里。拔了一大堆花生,摘了不少的豌豆。然后在机井站里找来一个不用的破水瓢,挖个沙坑,水瓢放在沙坑上,将洗好的花生豌豆放在水瓢里煮。

  那时,河面上到处都是柴禾。当我们拾来柴禾点然,小伙伴们用嘴吹气,有的用衣服扇风在河滩上升起篝火煮花生。这时转眼一看,小伙伴们的脸就被烟火熏的黑乎乎的。然而在我们的开怀大笑下,不一会儿功夫,就闻到一股炙烤花生与豆角的郑州市癫痫病医院专家在线清香。在那个破水瓢中,不管那些花生豆角生也好熟也罢,反正一会就全进了小伙伴们的肚皮。当年,篝火煮花生的那种浓浓香味,沉淀在了久远的童年记忆中,现在想起来仍觉垂涎欲滴。

  记得有一年夏天,黄河滩的农作物快要丰收了。不想天空却下起了连绵不断的大雨,由于雨后山洪暴发,黄河就如同一头发了怒的狮子一样泻泄而下。当时,黄河滩大片的庄稼顷刻之间淹没在大水之中。虽然这场灾难使村民们半年的辛苦荡然无存,但是坚韧不拔的乡亲们,依然会春播秋种,乐此不疲。

  在我的家乡,黄河从上游携带了大量的煤炭,沉淀在线河以及岸边的低洼地带。那场汛灾过后,虽然给滩地上的庄稼带来了毁灭性的灾害,同时也给村里人带来财富。当那场雨水过后,村里的大人小孩们会全体出动,拿着塑料编织袋,带着笊篱,枪杆,人们都急急匆匆行走在沟壑下滩的小路上拾煤炭。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则会守候在河边,帮忙照看或凉嗮家人们拾来的煤炭。

  拾煤炭对于村民们来说也是一个技术活,那时,大人们会拿着一支枪杆在河滩里四处叉,当感觉到叉下面如同石头一样硬邦邦东西,就会是一个煤炭堆。当发现地底下有煤炭后,村民们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全都拥挤过来,用铁锨铲去上面那层泥,用双脚拼力踩,然后煤碳块就会漂浮起来。

  那一刻,人们高兴得挥舞着笊篱,而我们这些孩子则用小手撑开编织袋迎接大人们笊篱里的“黑黄金”,人们在河滩上拾拣着这份大自然的天然馈赠,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在大人小孩们的欢呼声中,泥炭水花四溅,捞碳的辛苦却荡小儿癫痫病研究治疗然无存。

  过不了多大一会儿,家家户户堆在岸边的煤炭就像小山一样,当夜幕降临时,人们将煤炭重新装进袋子,扛在肩膀上,顺着沟壑之间的弯弯曲曲小路向上爬。在那条“之”字形的小路,拾炭人的身影,宛如一条彩灰色的带子,一直盘旋在沟顶村口。

  在过去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由于生活条件艰苦,每年收获到的粮食,却无法接济到来年农作物成熟之时。在我美丽的家乡,黄河滩地不仅承载着村民们世世代代播洒的辛勤劳动与汗水,也沉浸着人们多少的无奈与心酸。

  当年的黄河滩,不仅能收获许多农作物,更为村民提供了丰富的野菜。在那片广袤无垠的滩地里,生长着茂盛的灰灰菜,含情脉脉的麻子,密密麻麻的甜絮菜等众多野菜。在我们的生命中,那片平实厚重的滩地尽情的向人们展示着自己绿色的生机,等待着村民随时过来的收割。记得儿时母亲每次下滩地时,总忘记不了捎带上一把野菜,回到家里以后母亲把野菜切碎,放点盐辣椒面,浇点植物油,虽然没有过多的佐料,但吃起来也是一道美味。

  在曾经的黄河滩,还生长着大片芦苇林。记得当年乡亲们盖房子时,会用芦苇来封顶,住在那样的房子里,冬暖夏凉,它不仅陪伴了我人生的许多个春夏秋冬。而且在那样的房屋中,每一个晚上,我们都能安然睡去。

  涛涛黄河水,不仅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同时,它也铸就了家乡孩子们的勇敢与坚强。记得在我们上小学时,我一个伙伴,曾在黄河中拼命救出了六名落水儿童,而被评为全国十佳少年,成为历史佳话。他的英雄事迹,不仅荡涤着人们癫痫在哪治疗最好的思想情操,更体现了黄河子明们纯朴善良的精神。

  而今,几十年过去。如今的黄河主流已经从我们村庄的沟壑边流过,却把大片滩地良田留给山西。

  如今当我回到家乡,静静地站在村边沟口放眼远望,涛涛黄河水依然气势磅礴,远远的,还可隐隐约约看到黄河对岸成群的牛羊,以及人们的生活状况。每到傍晚时分,河面上氤氲着一层薄雾,宛如仙境一般。在我们的头顶,有成群的大雁鸣叫着排成人字形像南方飞去。它们的叫声,如同天籁之音在耳边响起,飘荡在苍茫的黄河上空。

  在我的眼前,还有一条一雄伟的拦河大坝,大坝边一条湿地旅游路线贯穿南北,沟壑中,村民们栽种出大片花椒树,美化了环境同时,也为村民带来丰厚的经济效益。不久的将来,国家重点工程,韩城飞机场将在我的家乡投资建成。相信那时美丽的黄河滩,将以一个崭新的面貌面对大众,迎接美好明天。

  编辑点评:

  文章开篇写黄河,然后讲述作者经历的故事,这些故事与黄河的关系,让我们想到了母子关系,是黄河养育了这些故事,更养育了故事中的这些人。黄河滩的西瓜,西瓜对路人的诱惑,吃西瓜的样子;花生豆角,在野外的柴火中成为美食,那些黑乎乎的脸,成了最为美丽的图画;洪水过后,地下的煤炭,带给了灾难中的黄河人以补偿;黄河滩的芦苇林,同样记忆着美丽的故事……这些故事都成了作者的黄河记忆。文章通过具体的故事,写出了作者对黄河——故乡的深厚情感。

© zw.ltxgw.com  何用不臧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