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茫茫大士 >  正文内容

爱比死更冷

来源:何用不臧网    时间:2020-10-20




【导读】:谁在寒冷的夜里地?眼角那滴微不足道的祭奠着那比死更冷的爱!请你告诉我什么比更令人心存,还有什么比更令人寒冷?
  
  一、秦宣
  哥哥死后不久,我提着行李逃离那座困了我二十多年的阴冷古堡,我如此痛恨的普罗旺斯。在阴森的古堡里,哥哥是我的一切,他是我里唯一疼爱我守护我的人,我深爱着他,七岁他轻柔的吻落在我的额头,牵起我的小手穿越古堡幽长灰暗的长廊,从此带走了我稚嫩的心。
  我要去废都,这座哥哥死前最难以忘怀的。我曾眼睁睁地凝望着哥哥将他全部的爱留在了那里。
  常德公寓195号
  在我来这里之前,爱玲和胡兰成曾在此度过了甜蜜的,然后,分离。
  警卫木渣渣的黄脸整天在脸前晃来晃去,倒是这里的夜晚来得清、静、悲凉。墙皮特别的白,伴着的婆娑声,像平安京都艺伎那涂得惨白的脸,沙沙地伴着和琴唱着和歌小调,那染红的雕花木栏就是她的红唇。下雨时,雨水顺着墙流成一片,不能说“梨花一枝春带雨”,也好说“玉容泪阑干”了。
  一到晚上整条街就出奇地冷清,一阵风吹过,那风声伴着老树一起摇曳,簌簌作响,总让人从心里撩起丝丝冷意。我从顶楼俯瞰整座城市,稀稀落落的几个人行尸走肉般地向前一同移动,远处的上空喧器的霓虹灯映衬得,林立的高楼如断崖峭壁,海关的钟声闲远地回响着,无数空虚无助坠落的游荡于这城市的角落,或许早就没有灵魂了,没有灵魂是好事,至少不会痛,不会感觉冷。
  我在这里,只为等。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来,甚至无法确定她是否还活着。哦,不,准确地说,她和哥哥一样已经死去。
  流畅如水的钢琴声在有着微微的夜里漂浮着,静静聆听,是贝多芬的《月光》。有时就像咒语一样,飘然而来,如同不期而至的清香。仿佛这钢琴声是从隔壁那间空关的屋子里飘出,此时清冷的空气悄悄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混合着夜来香和茉莉花的香气,甜蜜而糜烂,还隐约透着一种淡淡的烟草气息。
  琴声戛然而止,夜静人惊,走廊的尽头有细跟高跟鞋淡定地从破旧的木质楼层上走过的声音,不疾不缓,向这里走来。是她来了吗?
  脚步声在我的房间前停住,来人似乎是在犹豫此时进入是否适宜,便幽幽地轻声问道:“你是在等我吗?”
  “是的,我一直都在等你。”我踱步到门前,随着“吱呀”一声门被我打开,她独自笑吟吟地站在门外,风姿绰约,一双娇滴滴,滴滴娇的青水眼,像有一个陌生的灵魂敛翅在睫毛的阴影里,冷羊癫疯怎么治疗峻妖娆,一脸清微,她烫着头发,耳垂上戴着两颗祖母绿宝石,一身深旗袍,足以衬出她的皓腕凝霜,外面还套了一件网眼的白绒线衫,脚上穿着白色的高跟鞋。她的手里捧着一盆植物,当宝贝似的,待我看清盆里种着一株昙花。
  你愿意相信吗?我在今夜爱上了她。可是当哥哥在即将死去的时候,嘴里仍模糊地叫着她的名字,只有细碎的嫉妒在我心底铺了满地青苔,湿漉漉的难受。为什么哥哥直到死也没有她呢?我不禁恨起来。
  她推开门,径直飘进来,飘到窗前,将手里的植物轻轻地放在窗台边上,身体靠在窗边,然后默默地点燃了一支烟,寂寞的光芒转瞬即逝,屋子里又继续陷入了方才的沉寂。
  “你为他而来?”她打破了。
  “我为你而来。”我抬头,凝视她。虽然已经落下去了,她的人已经在月光里浸了个透,淹得遍体通透,。她静静地靠在百页门上,那阳台如果是个乌漆小茶托,她就是茶托上镶嵌的罗纽的花。
  “是吗?都过了这么久,他怎么样了?”她不经意地问我,像在打听某个故人的近况,声音像是发生在容易被忽视的薄雾,却幽幽地漫过来,蒙住了我的视线。
  “他```他死了。”她握烟的手猛地颤抖了,没有再问什么。
  说的话全被四周奇异的寂静吞了下去,俩人也就沉默下来了,有一种魅艳的荒凉。
  这时,我忽然听到一声细响,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借着月光仔细寻觅,那昙花的花苞最外一层的花瓣在我的里缓缓张开,第二层、第三层花瓣也从从容容、舒舒坦坦地向外舒展。在窗外月光的映照下,花瓣洁白如蝉翼般透明,当两叶花瓣一左一右张开时,整朵昙花形若翩翩起舞的梦中仙子,在而寂寞地舞蹈。淡黄色的雄蕊在花瓣的依次绽放中出现,这些雄蕊簇拥着的是一条细嫩的花蕊。与先前甜蜜的气息不同,那清淡而沁人心脾的芳香,正是从这条花蕊上散发出来,在花朵周围袅袅娜娜地飘逸,娇嫩欲滴。
  她旁若无人地低下头,忽而似乎想到些什么,轻轻地笑出声来,露出一排细瓷白的牙齿,自顾自地说:“我也许是应该感到的,因为在我最美丽的时候我爱的人在我的身边,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否可曾对我动过真心。”她的脸色苍白、惨淡的,像一把刚割下来失去生命,的水仙。
  我顿时愣住,寒冷一丝丝向心脏侵袭。
  终究,她还是走入了苍凉。
  生命和死亡在同一个房间里,仿佛死亡是再生的魂灵。
  二、白若染
  ``````女人一辈子讲的是,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远。
  ——张爱铃
  坐在我身边的男人,和他的某些内质真的很相似,甚至当门打开,我看见来人第一眼时,我几乎以为是他回来了。不过,很快武汉有没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我就察觉出他们是不同的,我的他有着蓝宝石一样妖媚的,而来人的那人的眼睛却是深静的琥珀色,太过透明和纯净,清凌得令人恐惧却又蒙上一层淡薄的雾色。
  我爱的人是柳寒漾,忧郁的法国男人,烟蓝眼睛犀利如匕首,金色如丝的卷发松软服帖服帖地盖在他的前额上,嘴角有柔软的弧度。他说话的时候两片薄薄的性感嘴唇翕合,像一只充满蛊惑性的,笑时含蓄而优雅。
  我们的和<<胭脂扣>>里如画和陈十二少的故事相似。
  陈十二少在如花的花牌上写下,“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百乐门,我们远远地凝望,注意到彼此的存在目光融会在一起。
  是幸福和不幸的第一步。
  我身姿婀娜地经过你身边,你的目光似里的磷光灼着我的背。我的寂寞芳华无处躲藏地被你瞧见了,闪出妖气。
  你我本是风月之人,却恰恰这般相逢了。如果相逢是首歌,你我的相逢无非是一池春水,无端地皱了波痕。
  密密层层的板壁间,仅容两人侧身而过的楼梯间,牌桌边,走廊间,来来去去,挨肩擦过,华美的身影不经意地飘到一起。
  你说我有很多种样子。
  哪几种?
  浓妆,淡妆,男妆,没有妆,
  你哪一种?
  全都喜欢。
  如花低眉问十二少:“我靠得你这么近,你会不会躲开我?”
  我扬起脸问你,“会不会有一天,你丢下我,我,回到法国?”
  “我怎么舍得走呢?”你抚摸我柔软的黑发,把的那只手摸出香烟夹子和打火机来,烟卷儿衔在嘴里点上火,火光一亮,在那凛冽的寒夜里,你的嘴上仿佛开了一朵橙红色的花。花立时谢了,又是寒冷与。
  “那如果你还是走了呢?我就算是做了鬼,还是要去找你的。”我痴痴地说着,你只是微微地笑,嘴角有冷艳的弧度。
  夜,十一点。如花和十二少贻红楼吞毒殉情,整勺的鸦片。
  十二少梦醒偷生。
  “他偷生,抛下我一个。”如花摇摇欲坠的脸在低诉。
  雨夜,十一点。你终还是要走,我焦急地站在马路中央,叫了辆黄包车,匆匆赶去码头为你送行。你想瞒着我,偷偷一个人离开。
  雨下得凄厉,我催促黄包车夫快些再快些,雨越下越大,大得使人睁不开眼。迎面开来一辆车,车夫来不及闪躲,出了车祸。
  倾盆大雨,妖冶的妆容被雨水冲刷,我躺在路中央,血从我的身体里流出,流进污水里,我挣扎着想起身,意识逐渐模糊,整个都离我而去。
  被送到医院时,我已经死亡,灵魂向空中升起,医生将我身下一个血肉模糊的东西装进袋子里,放在我的肉体旁,那是我北京看癫痫哪家医院正规们未成形的孩子。腹中生命短暂,一瞬间就走到了活着的尽头。我用颤抖的手捧起那团颤巍巍的、略有些透明好似果冻一样的小肉团。我把他捧在眼前,那上面有些不太分明的皱褶和相比之下妖冶绝伦的血丝,那本来是一个最完美的孩子,我的心被撕扯开。顺着泪角一滴一滴地下坠,灵魂穿梭在交错的街上。
  幸好,我还来得及去送你,灵魂飘向码头,你伫立在那里,没有回头,我无声地站在你身后,踮起脚尖轻轻地抱住你,眼泪飞奔,泪水沾湿你的衣襟,只是你感觉不到,我终将归于无形。
  你走了,抛下我一个人,再也没有回来,空留下中一个残缺的。我已经死去,你知道我死去了吗?你回下头,好不好?可是你回了头,见不到我美丽的样子,还是不回头的好啊!
  我是谁?区区一个小而已。
  月如钩,风相残。我捧着我们未成形的孩子回到常德公寓195号,把他埋进昙花的根里,我喜欢用自己的血来喂他,一次又一次用修花的刀子切开了自己的手腕,让血慢慢地流出来,血液在我的手腕上如同一只火苗直蹿的酒精灯,这并没有什么,重要的是血滋润我的孩子,我可以看他一点一点地伸根发芽,他的枝叶他娇嫩的花朵游戈进我的血液,我听见他悄悄地跟我说话,在风里对我,我只是弹琴,弹琴给他听。我不说我难过,只是地弹琴。或许现在,我可以弹贝多芬的《月光》了。
  寂寞么——如果生和死都只是一个人的话。我问自己。
  我仍旧梦见你,你问我为什么这么苍白,你说究竟我是活着还是死了,如果我已经死了是不是代表你也死了。然后,你不再说话,从黑暗中走到我身边,以埋葬的姿势把我拥抱在他的怀里。曲卷,夹紧。拥抱漫长而寂寞。我摇了摇头,从梦中醒来,感觉到冰凉的眼泪顺着眼角流到床上。
  三、柳寒漾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布满了虱子。
  我卧在潮湿的土壤里,已差不多两个月了。我疯狂地着你,每时每刻。
  在我死前,我告诉我的弟弟宣让他在我的墓碑上镌刻上“爱比死更冷”几个字。
  遇见白若染之前,我是不相信的,却以此安慰生命的空洞。
  可是用来安慰生命的空洞的爱情,却都不够温暖。
  十里洋场,我们。她出现在我生命里最初的姿态,高挑的身材,玲珑的锁骨,穿着一件苹果绿软缎长旗袍,狐仙一样的背影,好像一阵烟雾行走,我的心忽而疼了。
  墨灰的天,几点疏星,模糊的缺月,像石印的图画,下面的云蒸腾,树顶上透出街灯淡淡的圆光。寂寂的冷,街灯下只看见一片寒灰,我们并排走着,我们的手像河蚌的两片壳,紧紧地互相牵连。她忽然笑了,——阴阴的,不怀好意的一笑。
  若染,你知道吗?我愿意用武汉市哪个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我的整个生命来你。
  是不是因为我们的爱太浓烈,忽略了世间其他的存在,我们在乎彼此胜过一切,如此自私?因为在乎,敏感的我们害怕,恐惧失去。你甚至会猜测我是否与以前你所结识的男人一样把你藏起来,所有的所有只是个游戏。你想着想着便愤怒地推开我,歇斯底里地朝我大叫,让我走开,远离你。
  那天,你问我会不会离开时,眼睛里,眼泪闪着光。我不忍告诉你,当时家族事业面临危机,我需要回到法国,娶一个身世对家族有利的为妻。
  我宁愿独自静静地离开,只要不伤害到你,当我伫立在码头上的时候,风吹到我的脸上,特别感觉那股子凉意,熟念了的,像你潮湿的手指在我的脸上轻抚,想知道我的心变了没有。原来我还未离开,万劫不复的已然将我吞噬。可没想到我离开那天,你所遭遇的车祸竟是我最疼爱的弟弟秦宣指示人所为。他我尽快回到法国,不再犹豫不决。
  我不责怪秦宣,人人都想勉强别人,成全自己,可恨不可悲。可悲的是,明明顺理成章地爱着,猝然离去,从此暗淡无光。他自幼和我一同长大,我们一起度过整个和期。他的是古堡里年轻的女仆,与我们高贵的伯爵暗地里相爱,生下你不久便死去了,整个冷酷的家族轻视你身份的低贱,冷眼旁观我幼小的弟弟躲在角落里小声地哭泣,粉嫩,精致,我心疼地跑到他的脚跟前,亲亲他的额头,“不要哭,不要哭,我带你走。”,我坚定地紧紧拉住弟弟的手穿越古堡幽长灰暗的长廊,这是一个与自己骨肉相连的美好生命。那时,我的弟弟会伏在我的肩膀上,在我耳边细软柔和地昵语:“哥哥,世界上,惟有你,是我唯一最在乎的人。”长大从来都是一件残酷的事,那么突兀,弟弟后来变得自闭和格外敏感,我开始无法理解他,我到废都之后,他不断地来信要求我回去。
  在我即将死去的时候,我再一次想起了你的脸,在我无法翻越的梦境里,你的脸就像一片波光潋滟的湖面。我就站在那里,看着你的脸宛如一块没有皱痕的锦帕,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你一声声柔弱的倾诉和脸上那熟悉的表情,你是来找我一起离开的,我伸出手跟你去彼岸。
  你因我而死,我便拿命还你。
  深情若是一桩悲剧,必定以死来句读。
  四、爱比死更冷
  薄雾弥漫的清晨,秦宣在屋子里死去,脸上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微笑。
  窗台前,午夜时摆放在那里的一株昙花消失了。
  书桌上点着绿玻璃罩的台灯,鲜粉红的吸墨水纸,搁在上面的水,映得青黄耀眼,台灯旁放着一部他刚完成的,墨迹尚干,封面上写了几个字,“爱比死更冷”。

[:男人树]

上一篇: 官员买卖价目表

下一篇: 清明-祭

© zw.ltxgw.com  何用不臧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